11坏掉(1 / 2)

“张虎、陈光保险起见,你们一起上,尽量不要让他发出声音,老子被这**惹起火了,先退退火,等下换你们上。”

王真一把按住韩雨。

虞卒看着眼前一幕,越加不耻这叫寒雨的女子,竟然这等肮脏。

面对凝气九阶,虞卒也不知道有几成把握能够战胜,何况对方是两人同上,不过现在的他达到凝气七阶,幽冥步的速度,比之先前快了两倍有余,自保绝对没问题。

“给我死!”

陈光、张虎齐齐冲了过去,手中长剑挥舞,直指虞卒咽喉。

眼见虞卒避无可避,两人心中感叹,果然还是太高看这个废物了,那**把这废物说得有几分厉害,也不过如此嘛。

诡异的一幕发生了。

两人的剑明明刺中了虞卒,却像刺入空气中一般,虞卒的身影慢慢淡去,留在他二人眼中的满是震撼!

“怎么可能!”两人同时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“这速度比之筑基境的高手怕是也差不了多少!”

“不好!”两人不愧是九阶高手,心中盘算到虞卒很可能绕到背后下手,也不转身去看,两人同时把剑往后刺出。

与意料中不同,这一剑仍然刺空了。

他们转过头去,看到了让他们无比震惊的一幕。

王真的头颅从颈项上消失了,鲜血不断喷涌而出。不远处地面上,王真的头颅瞪大眼睛,异常不甘。

虞卒料到,那王真干苟且之事时不会太注意他,也不会知道他有如此快的速度,所以选择干掉三人中毫无防备,实力最强的王真无疑是最佳的选择。

“给我杀,为王师兄报仇,卑鄙小人,竟敢背后偷袭!”

陈光大吼一声,冲了过来,体内灵元疯狂运转,手中之剑附上了一层淡淡的蓝光。

这一次,虞卒没打算避让,他抄起在黑森林时带回的大刀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“绝影千刃!”

一声轻喝,数百道刀锋涌现,在虞卒面前形成了一堵刀墙。

铮峥峥

一阵狂响,陈光手中之剑寸寸断裂,身上被割出数百道伤痕。

“刀意!”

他倒地死去。

一旁一直未动的张虎,见此场景早已萌生退意,此刻疯狂逃窜,他却如何也想不到,自己竟撞在了一柄寒剑之上,死不瞑目!

张虎瞪大眼睛,一副死不瞑目的表情,口中艰难地骂出两个字:“贱人!”气绝身亡。

任他如何也想不到,自己竟然死在一个凝气五阶的女子手中。

不错,倒下的张虎身前,寒雨拔出剑,一脸苦楚的样子,跪着向虞卒走来。

“虞卒师兄,相信我,我被逼的。”她万般可怜地说。

到了这个时候,她也见识到虞卒实力,若再不低头求饶,只有死路一条。

“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,你在黑森林捡到很多高阶兽核,就逼迫我找人引诱你过来,想杀你夺丹……”寒雨哭得梨花带雨,接着道:“虞卒师兄,你放过我吧,只要你放过我,你想怎样都行。”

说着,她跪在地上蹭着虞卒的腿,嘴里还发出装模作样的轻哼。

虞卒不为所动,心里大骂:“肮脏的贱人!”

嘴上却说道:“寒雨,你真是被逼的?”

“嗯……”她抬起头双眼迷蒙,可怜楚楚地道。

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为难你,你走吧。”虞卒冷漠地说道。

“真的?”寒雨大喜过望,也顾不得整理衣襟,站起身来就跑。

虞卒看着跑出去两三米远的寒雨,面色一寒,手中大刀飞射而出。

咻!

大刀穿过寒雨的身体,她像一只蛤蟆在地上蹭了一下,就不再动弹已然死去。

修士的感官异常敏锐,难保有人在后山附近,刚才的打斗灵力波动极强,恐怕已经引起人注意,若是斩杀寒雨时她再大喊大叫,恐怕就会引人过来。

所以虞卒选择了这种,她毫无防备的方式。

对于杀寒雨,虞卒可以说不会有丝毫罪恶感,这个贱人屡次三番出言不逊,更不惜用身体勾引强者来杀他,妄图强抢兽丹,这样的人死不足惜!

虞卒将三人尸体抛向后山悬崖下面,抹去地上血迹,毕竟缙云宗的宗规严明,若是杀同门的话,就算虞卒抽到宗门排位武会的签,恐怕也难逃重罚。

如今虞卒实力有所长进,但在宗门弟子里只能算中下水平,更别说与宗门长老等比较了,行事该低调就低调。

虞卒处理完毕,整理完衣衫,便走下后山,他并没有回到住处,而是去了兵器阁。

因为刚才,虞卒捡回的那把大刀,刀刃破碎,全是缺口,已经不能再用,而且他才发现,自己一直都没有一件像样的兵器。

缙云宗的兵器阁,只有达到凝气五阶以上的弟子,才有资格选取一柄上等兵器。

来到兵器阁,古朴的阁楼里,堂中坐着一名满面皱纹的老者。

那老者坐在椅子上,眯着眼时不时的垂下头,正在打盹儿。

虞卒也没理会,直接向二楼走去。

“站住。”一道睡意朦胧的干涩声音,从老者口中发出。

虞卒这才想起,进入之前,还需让这守阁老人检查修为,虞卒走到老者面前。

那老者砸了砸嘴,睁开眼睛看了一眼,咦了一声,“是你?你知道这里的规矩,凝气五阶以下,没有资格选取上等兵器。”

说完,摇摇头,眼中厌恶神色一闪而逝,便又垂头低眉打起盹儿来。

这名老者,虞卒也略有记忆,他是大长老李长安的朋友,一直守着这兵器阁。

“大长老,有两三年没见过他了。”虞卒心里嘀咕着,对于大长老李长安,虞卒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当初,虞卒拥有天才资质就是大长老发现的,也是大长老主张重点培养虞卒的,可是到了后来,虞卒表现平凡,甚至算是废物。

大长老始终对虞卒抱着希望,直到两年前,大长老受到诸位长老质疑逼迫,才不得已放弃了,至那以后虞卒再没见过大长老。

在虞卒心里,大长老是一位和蔼的老人。

新书推荐: 晚唐边境一小卒 生羲隐中录 穿书后大佬每天都在崩剧情 霍格沃茨里的至尊巫师 妻命克夫:病弱老公,求放过 第八号当铺之陈风 替婚错嫁:总裁老公难招架 江湖魔尊 在下出刀者 系统绑定失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