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0白玉金(1 / 2)

“重在参与?”柳颖小声重复一遍,盯着陈凡又看了半天才说道:“你身上有股暴发户的味道?你自己闻闻。”

虽然嘴上带笑,不过陈凡在心里也是给自己敲了一记警钟,不要有点钱了就出现那啥心态,平时生活里自己都看不起的人,啥事都拿钱砸。

拍卖会在继续,又陆陆续续拍出几件拍品,虽然拍卖师在上面说的天花乱坠,不过因为都是古董玉器,价格都是不菲,所以他们并没有参与进去。

当上个拍品完成拍卖后,礼仪小姐有双手捧着一个古朴的红木盒子走上拍卖台,因为盒子不大,看得出来是一件随身挂件,按照前面几件都是玉器,陈凡猜测可能又是一件古董玉器,只是不知道是什么。

很快礼仪小姐就把盒子放在台上,并小心的打开盒盖,似乎是在展示,不过距离太远,根本不可能看清楚盒子里面是什么,除非有经验的带个望远镜来,也许能看清楚盒子里的东西。

这个时候拍卖师开口说道:“这一件拍品是一件玉勾,其上可有“白玉金”三个篆字,按照专家的分析,该玉器原来应该是件玉环,可能被主人失手打碎了一角,因为珍贵所有不舍得丢弃而改制成了玉勾。”

“拍品白玉金根据我们专家的考证,最早的记载于宋代吕大临的《考古图》,书上就有对其的描述“似玉非玉”,因此可以确定该件拍品至少是宋代以前的物件。”

“之所以没有明确的年代,是因为我们无法通过现今科学的手段给这件拍品断代,我们的专家也对其进行了理化分析,该件拍品确认为玉质,而且是一种非常少见的玉材,因为最初得出分析结论后,就有专家对这件拍品到底是不是玉有过分歧?虽然确实满足硬玉的标准?其上也可有“白玉”字样,但是确实我们没有找到相关玉材的记载。”

“不过最后还是以其上篆刻的文字和满足玉质的标准被确定为玉勾?所以这件拍品是意见宋代以前的玉器?而且是一种材质极为特殊少见的玉器,虽然不敢确定是绝无仅有?但应该是非常罕见的,拍品白玉金?起拍价720万。”

拍卖师在说话的时候?礼仪小姐已经按照惯例,带着白手套的双手轻轻捧起那件被叫做白玉金的玉勾,并且不断的向左、右和前方三面包厢展示。

此刻的陈凡一改先前散漫的坐姿,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坐直身体双眼不自觉的死死盯着拍卖台?不知道他这会儿看的事礼仪小姐还是她手里的玉器。

柳颖在旁边到是注意到了?当礼仪小姐拿出那件玉勾后陈凡就突然坐了起来,死死盯着下面,等拍卖师把话说完后,柳颖就小声问道:“你喜欢这个玉勾?那要不要一会也拍件玉佩组成一套?”

“嗯,哦?好。”陈凡嘴里呢喃几句,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?扭头看了眼柳颖,但是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柳颖虽然觉得奇怪?但是也没有继续问什么,看得出来?似乎陈凡打算买下这件东西?这也是今天到这里来后陈凡第一次显示出对某件拍品有兴趣。

不过接着柳颖就愣住了?因为陈凡已经拿过她面前的拍品图册,认真的看着图册里白玉金的照片。

她不知道的是,此刻陈凡自己也觉得奇怪,因为奇怪所以才做出一些更加奇怪的举动。

刚才在礼仪小姐捧起白玉金的时候,陈凡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脑海里就冒出一个意识,“一定要买到手,一定要买到手......”

这股意识反复在脑海里盘旋,挥之不去,直到他觉得买下来才消散。

陈凡感觉奇怪,不过既然内心里已经有了决定,所以还是打算仔细看看这件即将到手的拍品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。

从图册里面看,确实和拍卖师先前介绍的吻合,这是一个玉勾,和常见的玉勾不同的是,它通体圆润,以前应该是个玉环才对,但是照片里能看出来,玉环只保留了约六成的部分,另外那点应该就是被主人失手打碎了。

虽然觉得可惜,不过陈凡看着另外一幅拍摄的是玉勾内侧那三个篆字“白玉金”的照片有点发呆,冥冥中似乎感觉自己对这个东西有点熟悉,但是又不确定,自己怎么可能见过这个东西,虽然自己记忆不算强大,但是印象里确实应该没有见过才对,而且也没有途径见过。

白玉金应该说玉质还是不错的,通体白色,没有一点杂质,明显经过细心雕琢打磨,收回视线的时候,陈凡发现这件拍品已经有几间包厢先后出价了,现在的价格已经从起拍价720万变成现在890万。

不过在陈凡的眼中,没有超过3秒,电子屏上的报价就被提高到900万,后面显示出新的包厢号——222号。

但是这个价格也没有在电子屏上停留太长时间,920万,950万,960万.......

白玉金的价格眼看着就要被人抢上千万的价格了,陈凡不由得喃喃说道:“这东西这么抢手吗?”

柳颖看看陈凡笑道:“这不正是你想买的东西吗?抢手说明是好物件不是。”

陈凡一阵无语,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笑道:“先前拍卖师也说了,这材质到底是不是玉都有争论,虽然最后确认了,但是关键词是——绝无仅有或者罕见,可能这就是这些人争抢的原因吧。”

柳颖只是略一回忆后就点点头,确实拍卖师这么说过,不过内心并不以为然,为了拍品拍出好价钱,拍卖师什么话不能说。

忽然,台上拍卖师大声喊道:“368号包厢出价1000万了,还有更高的价格吗?”

陈凡重新把视线投到拍卖台上的电子屏上,“1050万——222号”,显然刚刚368号包厢的出价再次被222号包厢压过去了,直接提价50万。

也许是因为先前是突破千万关口,所以拍卖师才有意大声报价,希望刺激有客人继续出价,这次只是提价几十万,就没有继续报价,而是在楼上包厢间扫视,同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电子屏。

因为夜场没有台下的买家,所以这个时候的拍卖工作没有下午场那么繁重,只需要盯着电子屏就知道买家的报价了。

新书推荐: 修罗剑神王腾 诗与远方踏花行 叶霏霏萧凌 王者神婿牧云王嫣然 拒嫁豪门:千金强势归来宋伊人宫凌夜 荣宠无双:重生王妃不好惹 秦阮沈玉鸣 爹地,妈咪又跑了沈蔓歌叶南弦 绝品神医陆逸 天降萌宝:爹地,妈咪已送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