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缘分(1 / 1)

“小汐,你今天是最后一名到的哦,你可是要接受惩罚了!”顾颜汐一进入包间,伊然就率先对她“发难”道。

“好,好,好,那今天是谁制定惩罚啊?”顾颜汐认命的问道。

他们姐妹之间的聚会一直有一个小小的传统,就是每一次聚会最后一名到场的人要接受大家的惩罚。而具体的惩罚规则就是由那一次聚会第一个到场的人来制定。

“哈哈哈,今天我是第一个到的!小汐,你做好准备吧,我一定会报上次聚会的仇的,哼……”说这话的人是她的好姐妹之一,付晓岚,也就是那个群昵称为“一只快活的柠檬精”的女人。上一次聚会她是最后一名,而顾颜汐是第一名。当时,顾颜汐给她的惩罚就是一个“真心话大冒险”中的游戏,让她走出包间,然后对第一个遇到的异性告白。那其实本来是一个很普通也很常见的惩罚游戏的,不过,晓岚的性格有一点儿内向。平时对着认识的人的时候还好,但是她在面对陌生人的时候,总是特别地紧张。顾颜汐的那个小惩罚算是真真的打到了她的软肋了,所以她“怀恨在心”,一直在等待机会,准备也给顾颜汐一次“惨无人道”的惩罚。

“唉,好吧,好吧,我今天算是栽到你手里了,惩罚什么想好了吗?你要杀要剐,我悉听尊便!”顾颜汐潇洒的回应道。她觉得自己应该对于任何惩罚都是可以做到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的。于是,她就假装做出了一副做好准备,斗志昂扬,随时准备英勇就义的样子,成功的逗笑了大家。

“放心吧,我可是老早之前就想好了的。我这次给你准备的惩罚绝对让你终身难忘,痛彻心扉!”付晓岚非常得意的对顾颜汐说道。她一边说着,一边从身旁的袋子里拿出了什么。

她这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倒是勾起了在场所有人的好奇心,晓岚到底是想出了什么样的惩罚了呢?要知道,顾颜汐在他们这帮人中一直都是天不怕,地不怕的大姐大,以往还真的没有人想出过什么惩罚游戏可以让她害怕的呢。所以,顾颜汐一直都是他们这个惩罚游戏中的大bug,因为她真的是可以让大家失去看到被惩罚人“痛苦”的乐趣的。

“噔噔噔噔~小汐,我今天对你的惩罚就是……”说到这里,付晓岚还特意停顿了一下,增加戏剧效果。“就是,今天晚上用汉堡薯条作为你的晚餐!而且你是要在我们大家美味的享用川菜的时候,自己一个人吃我买来的麦当劳汉堡套餐!哈哈,怎么样?没有想到吧。”

顾颜汐听到她说的话,再看看她手里的麦当劳外卖,顿时有点儿欲哭无泪。她还真是没有想到晓岚能想到这个惩罚,她还以为她能想到的,也无非就是平时玩‘真心话大冒险’时那些普通的小惩罚游戏呢。额,不得不承认,这还真是打到顾颜汐的痛处了。其实要是平时的话,吃一顿汉堡薯条也没什么关系,对她起不到什么惩罚的效果。可是,顾颜汐才刚刚从Y国回来,她之前吃了一个多月的西餐,现在正处于对西餐深恶痛绝的阶段。晓岚肯定是想到这一点,才选择这种方式作为她的惩罚的。而且,她可是还要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大家吃美味的川菜。这对于顾颜汐来说,真的是“酷刑中的酷刑”了。

其他人估计也都没想到付晓岚居然能想出这么一个绝妙的惩罚,微微愣了一会儿,然后,他们就“残忍”的开始附和了起来。一开始先是伊然兴奋地说道:“这个办法好,真是绝了,在有生之年,终于可以看到小汐真正受到惩罚了。大家赶快鼓鼓掌吧!”

接着,任杜鹃也笑着说道:“没错,一直都是我们在体会被惩罚的痛苦,也应该让小汐感受一下被惩罚的滋味了。我举双手赞成啊。今天晚上咱们都要好好地监督小汐,不能让她偷吃到咱们的菜啊。”

“喂,你们这都是什么情况啊?我怎么感觉自己成为了众矢之的啊?快说,你们是不是对我早就‘积怨已久’,所以,今天合起伙来“算计”我啊?可不带你们这样的呀。再说了,我没有弱点也不是我的错啊。你们不能这么‘残忍’的对我啊!”顾颜汐哭笑不得地说道。

看来,她长期以来都没有被真正惩罚到的事可是引起“众怒”了啊。居然连杜鹃都跟着她俩一起起哄了。任杜鹃就是那个群ID为“社畜の任桑”的女人。杜鹃是家里的老来女,她的父亲年纪比较大了,再加上上面的哥哥不争气。所以,杜鹃很早就进入自家的公司做事了,进到公司之后,她便以社畜自居。杜鹃一直都是他们四个当中最成熟的,如果连她也都跟着起哄了,那看起来大家对她的“怨念”还真是不小呢。

“我们哪有算计你啊,今天确实是你自己来晚了啊。而且少数服从多数,你就不要挣扎了,乖乖服输吧。”

“没错!”

“就是!”

“……”

“哎,你们也太过分了吧,”顾颜汐敲了敲桌面,“咱们四个人几个月的时间不见,你们看到我不来个热情的拥抱也就算了,还合起伙来欺负我,你们说有你们这样的闺蜜嘛?”顾颜汐假装生气似的说道。

“小汐啊,你可千万不要用闺蜜这个词来形容咱们,”付晓岚连连拒绝道,“现在闺蜜这个词,早就不是原本的意思了。现在大家都是要‘防火防盗防闺蜜’的。”也不知道具体从什么时候,网络上开始流行“扒一扒我那极品闺蜜”“闺蜜做了我和男友之间的小三”等等这类帖子,好像女人之间就没有真正的友谊似的。

最终,顾颜汐“胳膊拧不过大腿”,只能屈从在他们的“淫威”之下,心不甘情不愿的一边啃着汉堡,一边看着他们三个人大快朵颐地吃着毛血旺,水煮鱼,回锅肉……

或许是她吃不到美食的样子实在是太过可怜,又或许是他们已经体验到了看自己受到惩罚的乐趣。最后,他们三个人还算是有良心,在顾颜汐吃完汉堡套餐后,允许她动了筷子。

“对了,小汐,还没有问你呢,今天是什么情况啊?你不是和你爸‘约会’去了吗?怎么又突然约我们啊?”杜鹃问道。

“哎呀,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我爸公司突然有紧急工作要处理,但是他又不放心我自己一个人回去。于是我就编了个理由,说是和你们约好了,让他放心回公司去处理事情。本来也没想麻烦你们的,可想到我爸还要来接我,如果我没和你们在一起的话那不就穿帮了?”顾颜汐回答道。“而且,咱们也确实好几个月没有聚了,我想着择日不如撞日,就把你们约出来喽。”

“这样啊,那就好。对了,你的毕业旅行玩得怎么样啊?一个人旅行的感觉怎么样啊?是不是特别的爽?”伊然好奇的问道。

“其实吧,也就那么回事儿,有好有坏,但是的确是并没有像我之前想象中的那么美好。我觉得我体验过一次就足够了,以后就不会再一个人去旅行了。你如果感兴趣的话,是可以尝试一下的。”顾颜汐认真的想了想后,慎重的说道。

接着,几个人对于一个人去旅行相关的话题聊了好一会儿。

……

“小汐,你毕业旅行已经结束了,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呢?你爸有没有催你回去继承家业啊?要不要加入社畜的阵营中来呀?”杜鹃见旅行的话题聊得差不多了,就开启了新的话题,又一次向顾颜汐提问道。

“我爸倒是提了一嘴,但是我委婉的拒绝了。我想先出来自己单干几年,实现一下自己的梦想。然后,再进公司给我爸帮忙。具体做什么,我现在还只是有一个初步的规划,等我确定下来以后再跟你们详细说哈。”顾颜汐回答道。

“嗯,这样还挺不错的,小汐,既然你们家有条件可以给你几年时间,那就要好好地把握,让自己不留遗憾。等你真正回去继承家业的时候,你就会发现,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。”杜鹃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说道。

“其实我并不反感继承家业的,我学了这么多年的经济,最终目的也就是为了帮忙家里。只不过现阶段我有更想做的事情而已。”顾颜汐接着说道。

“唉,长大真累!还是小时候好,无忧无虑的。我明年也要毕业了,家里现在就想让我去公司跟着我哥学习,等到毕业了,我还不得直接被打包送到我家公司啊!”付晓岚也有些焦虑。

“其实换个角度想想,我们其实已经比绝大多数人幸运的多了。世界上本就没有完美的事情,我们得到了太多,也就意味着我们注定会失去一些东西,这是必然的。”伊然同学最后总结性的说道。

唉,他们几个都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。

新书推荐: 总裁,夫人是个马甲精 我就是个做玩具的 万古第一巫 魂裔猎魂者 欧皇之请正确佩戴幸运物 千劫之刃 渡河人 假装我是幕后黑手 快穿看戏我是专业的 大唐第一军火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