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笔趣阁 > 网游竞技 > 带着作弊码穿游戏 > 第六十五章

第六十五章(第1页/共2页)

被白雪覆盖的大地上, 有十数道人影在快速飞掠,他们是血盟会的成员,由两人带领, 趁夜突袭南家堡,按照原定计划,是会在距离南家堡五里之地, 分成两股, 一前一后潜入南家堡搞刺杀。

这个还处于理论阶段的计划,因为某种缘故,还未实施,就宣告了中途夭折。

苍穹之上, 冻云随风而移, 被云层遮挡的月光, 终于无遮无挡地照了下来。

血盟会成员心中微微不安, 南家堡是江湖大派,就算此前受创严重, 也一定会派遣弟子把手住交通要道,但他们一路掠来,却没有察觉到前哨的动静,四周有风声, 有积雪落地声,有树叶簌簌声, 但却始终没听到人声。

忽然间, 带队的两位血盟会陡然停住脚步, 身形稳当得仿佛他们从未移动过一般。

两人本不想停, 却听见了来自前方的声音。

——那是一声低低的咳嗽。

被白雪覆盖的大树, 在地上投下一片阴影, 阴影当中,半掩着一道青色的人影,那人随随便便地站着,虽看不清面貌,却让人无端端感受到了一丝盛宴散场时的绮艳倦色。

“诸位光临掖州,未克远迎,还请见谅。”

看见那身青衣,带队者蓦地想起会中书信里所提及的那位寒山派年轻掌门来。

*

子夜时分,南家堡前。

血盟会来了十八人。

前方拦截的只有一人。

血盟会的人数并不算多,组织不是没法调动更多成员,而是他们相信,凭这些人,已经足够应付所有意外。

此前温飞琼曾言,那位年纪轻轻的小孟掌门武功高强,但血盟会中人素知无情剑温公子的行事习惯,对方常喜欢游戏人间,能出七八成力时,只出三四成力,所以此次前来,还有一个目的,就是彻底搞清楚寒山派的武学水平,若是能够,就将那两名弟子活捉,否则格杀勿论。

为首的两人紧紧盯着孟瑾棠,孟瑾棠也在凝视着他们。

月色溶溶,北风呼啸,天地间尽是霜风雪色。

血盟会成员忽然感到一阵阵强烈的杀意。

或许是风势太大,孟瑾棠再次以袖掩口,轻轻咳嗽了一声,咳声未歇,一道快愈闪电的寒光已然横飞而至,快得就像长夜骤然亮起的一点灯火。

那点灯火如今就亮在一位血盟会杀手的额头上。

杀手猝然倒地,红色的血还未流到雪地上,在他的前后左右,剑光就如疾风般荡开。

为首的成员骇然后退,他们打听过,孟瑾棠武功不错,据探子回报,这姑娘剑法秀丽处如小池细浪,清幽处则似孤光飞萤,这些人在出发前,已经把人尽量往高手方面脑补,却仍旧没料到会看见如此风驰电掣的一剑,不像是对方用剑刺他们的要害,倒像是他们自己把要害主动往人的剑尖上送。

一剑惊心,一剑如梦。

积雪随着剑风,顺势飞起,恍若万千碎玉在空中流荡盘旋。

血盟会杀手久经配合,被孟瑾棠抢先击杀一人后,立刻散开,一动便是无数动,与一人过招,便似与十七人过招,而与十七人过招,却又感觉他们默契得仿佛一个人。

这些人每一招后都藏着千百种杀人的后续。

孟瑾棠持剑的手一振,剑势忽的一变,刹那间,月光雪光与剑光连成一片,宛如溪流般迤逦前行,绕开最前方的杀手,接着连环三剑,击在他身后之人的长刀上。

——这是《清虚剑》中的“江流宛转”。

——《清虚剑》中的招数多以《春江花月夜》里的句子命名,此刻施展开来,几乎像是挥舞着长剑,在杀气中写下了一首飞扬清隽的长诗。

孟瑾棠第一剑击在杀手的长刀正中,第二间则击在了长刀底部,等到第三剑时,长剑瞬间刺穿刀身,也刺穿了杀手的手掌,随后深深没入对方的胸膛之中。

在孟瑾棠身后,带队的两名杀手之一抬掌飞击,掌风击在青衣上,然后顺着翻飞的衣角轻轻滑走,竟似全然打在了空气里。

——据说她的轻功也很厉害。

带队的杀手心念电转,一击不中,用藏在面巾下的嘴,忽的发出了一声刺耳至极的呼哨。

今夜来的人里头,有一半都是暗器高手,本来在孟瑾棠与自己人缠斗时,不该发射暗器,但作为杀手,他们不止不把外人的命当命,同样不把自己人的命当命。

刹那间,数不清的暗器自杀手们的指中,袖中,衣襟中打出,这些人似乎全身上下都长满了手,所以才能从任何一个角度发出暗器来。

暗器如疾风,如密雨,孟瑾棠手中长剑绽开明亮的清光,月光映在剑身上,像是在空中铺开了一层虚幻的水幕。

忽然间,一道剑光自下方贴地飞来,毒蛇般刺向孟瑾棠裙摆,她纵身闪过时,一道道淡若烟雾般的细小暗器疾射而至,同时打向她的腹胸与颈项。

孟瑾棠人在空中,就在旁人以为她即将力竭之时,她又轻轻一提气,再度拔高了丈许距离,接着在空中飘然转身,青影一闪,寒芒电掣,月色一样的剑光再度如瀑布般倾泻而出。

她此刻将空里流霜与江天一色两招合并使出,杀手们的身前身后,无不被明亮的月华所笼罩。

孟瑾棠刚领悟《清虚剑》没多久,《玄虚功》的熟练度尚且未能刷到7级,所以无法长时间施展太耗内力的剑招,但眼前的景象,已经足够敌人们肝胆俱裂。

直到此时,血盟会杀手才意识到,他们其实不应该想着灭口,反倒应该在看见孟瑾棠的瞬间,全力逃命才是。

带队的两位杀手同时攻出,左边那人掌法飘忽,举重若轻,右边那人剑法绵里藏针,偶尔一剑攻出,刁钻狠辣至极,倒与徐在玉的白云剑有些相似。

其实孟瑾棠的判断无误。

她并不知道,自己面前藏头藏尾的两位杀手,其实是丹州仙霞门的掌门与掌门夫人,在江湖白道中,也是大大有名的人物。

梅香隐隐,月华如洗,此刻,有数个人影从南家堡出发,向着前方一路飞掠。

您阅读的小说来自:笔趣阁,网址:www.biquge99.cn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(第1页/共2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