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与沙共舞 > 第三十七章,老钟的陷阱

第三十七章,老钟的陷阱(1 / 2)

秦辛依依不舍地回国了。

钱旦送走秦辛,从机场回到宿舍,关上卧室门,坐在床沿发呆。

房间仿佛是在瞬间被抽成了真空,一点人气也没有。钱旦心情沮丧,无精打采,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?

终于,他站起来,抓起秦辛留在门口的一双旧运动鞋,把它们扔进了垃圾袋中,然后拎着垃圾袋出了门。

他以为把秦辛留下的痕迹清除干净自己就不至于睹物思人,走出门去迈阿第的街巷却到处是秦辛的影子。他一直走到了7街,买了只土耳其烤鸡,打了两瓶芒果汁,又往回走。对于他,整个7街都是秦辛发现的新大陆。

钱旦的寂寞空虚没有能够持续多久,一个充满意外的冬天来了。

老莫的到来是那个冬天第一个意外。

老莫就是钱旦初来中东北非时与老王一起在阿联酋的es电信拜访的那位大名叫做穆罕默德的刁钻客户。埃及es电信3g新牌照项目终于要开工的时候,老莫被es电信集团调动到了其在埃及的子公司,仍然负责电信软件产品,又是与钱旦的团队开练。

埃及es项目是伟华公司全球的重大格局项目,老韩非常重视,钱旦不敢怠慢,他抽调精兵强将,把林汉安排在项目中担任软件产品的项目经理,又急忙把王海涛从伊拉克调回来担任软件产品的技术总负责。

他本想把他的本地副手阿马尔也投入项目,只是伟华的战场越铺越广阔,新近又攻陷了地中海上的岛国塞浦路斯的电信市场,塞浦路斯的首战项目也在向钱旦呼唤炮火,阿马尔去了那里出差。

钱旦、林汉、王海涛和一位销售的同事一起去位于开罗“智慧村”产业园区里的埃及es电信参加软件产品的项目开工会,客户侧参加会议的只有老莫和他的一个助手。

双方寒暄了两句,坐定之后林汉开始对着投影出来的t讲解项目计划、项目组的组成、变更管理机制等,老莫一言不发的听着,钱旦想起一年多以前他制止伟华的项目经理讲t时的粗暴,心里稍稍舒了口气。

林汉讲完t,老莫说:“请回到第5页。”

“第5页是什么?”钱旦正在脑子里回忆,林汉已经翻了回去,第5页是项目组的组成结构和人员。

老莫数到:“你们这一页上写了这么多人,人呢?到今天我才看到你们四个人,一个项目经理,一个部门经理,一个销售,只有一个工程师?”

林汉解释:“穆罕默德先生,我们的其他工程师会依据项目计划及时进场的。”

老莫面无表情:“我要求你们明天至少有10个工程师在现场。”

钱旦心里暗骂:“怎么还是这个破毛病?一上来就数人头?”

林汉满脸堆笑地说:“穆罕默德先生,作为项目经理,我会保证现场有足够的人力资源,保证项目按计划进行,现在这个阶段并不需要10个人在现场。”

他用手指了指王海涛:“王海涛经验丰富,他会作为这个项目的技术总负责和我一起始终在现场把关。”

老莫打量了一下王海涛,加强了语气:“这个项目非常重要,我一天也不能耽误,你们必须确保足够的人力,不能偷懒,明天早上我将去机房,你们应该有10个工程师在那里。”

钱旦挤出笑容:“穆罕默德先生,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担心中国人偷懒呢?我们在埃及常驻的软件工程师加起来不到10个人,所有的项目都是根据项目计划及时调配中国、印度的工程师来出差支持。请你不要担心,保证项目的人力资源不出问题是我本人最重要的工作职责。”

林汉补充说:“我们来支持的工程师会提前准备好签证,适时从中国、印度飞过来。现在他们还没有拿到签证,确实没有办法明天早上就出现在机房。”

老莫说:“中国人、印度人一拿到签证就得过来,明天先把你们所有的埃及人投入进来,如果明天早上我在机房见不到5个人,我就向管理层投诉你们。”

开完会,钱旦、林汉、王海涛回了他们三人的宿舍。

林汉说:“老大,明天让地区部的哈桑、巴哈和埃及代表处的两个本地新员工都到项目组来?”

王海涛说:“明天分包商都没有把硬件装完,他们到现场没事做啊!”

钱旦说:“让他们几个都去,没事做就看着分包商硬件安装。能哄老莫开心就哄老莫开心吧。”

他心里有疑惑,说到:“虽然是著名的老莫,但我总感觉他这次一来就要数人头挺奇怪。去年在阿联酋见他,他是一副胸有成竹、有备而来的样子,非要研发人员到现场。今天好像有些心不在焉、若有所思的样子,要我们把所有埃及人投入进来?他明明知道现在硬件还没有安装好,离软件调测还早,我觉得他有什么企图?”

林汉立刻问到:“什么企图?”

钱旦直觉有异,但说不出个所以然,他冲着广东人林汉冒出一句粤语:“你问我,我问边个?”

林汉及时表扬到:“老大,这句广东话发音不错。”

钱旦不想讨论老莫了,他对林汉说:“那是,许你学上海话,不许我学几句广东话?你和那个上海小妹妹怎么样了?还有联系不?”

林汉骄傲地说:“当然有联系!怎么可能不联系?我俩常常在上促膝谈心。”

钱旦打听:“她在摩洛哥仍然是追求者众吗?不过,你现在眼不见为净了吧?”

林汉似乎是思考过人生了,他认真地说:“你不是说小雨是漏电体质么?总会有各种乱七八糟的奇花异草在她身边的。不过有就有,我无所谓,只要她开心,我努力让自己做到是最secial的,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!”

“哟,没想到啊!你现在境界这么高了?”

“那是,她还是什么话都愿意跟我说,越来越愿意。”

是夜,三个人各自回房间之后,钱旦坐在写字桌前例行审视他的“中东北非软件服务人力资源表”,王海涛半躺在床头研究即将要在埃及es项目中安装的产品的资料,从林汉的屋里隐约传来了王菲的歌声:

回头看,当时的月亮

曾经代表谁的心

结果都一样

看,当时的月亮

一夜之间化做今天的阳光

当时如果没有什么

当时如果拥有什么

又会怎样?

新书推荐: 叶归尘陈紫然 重回末世入你怀 太子失忆后被我拱了 鉴宝神医 娇妻似蜜:秦爷,你好撩啊 苏泽云天依 秋狩 雪狼出击林松郭小玉 最强医圣林奇 苏云阳冯诗曼